我的申请入党小故事|“95后”奚瑞辰:“赠给外太空一抹吊顶神器”

window.DATA.videoArr.push({“title”:”我的申请入党小故事|“95后”奚瑞辰:“赠给外太空一抹吊顶神器””,”vid”:”f3253e0e46y”,”img”:”http://puui.qpic.cn/qqvideo_ori/0/f3253e0e46y_496_280/0″,”desc”:””})

我的名字叫奚瑞辰,哈工大航空航天学校航空公司航宇科学与技术专业博士二年级学员。我出生于1996年,是大家常说的“Z世世代代”。2014年,我才满18周岁就提交了入党志愿书。

我的第一位申请入党“介绍人”是我的爸爸。爸爸是辽宁省水利局的一名基层人员,每一年夏季,他全是“以雨为令”,只需有紧急情况就冲过防洪一线工作。我的暑假通常是爸爸最繁忙的情况下,爷俩常常好几天见不上面。但在我心里,爸爸便是共产党人的模样,因为我期待能像爸爸一样。

2003年神舟五号发送时,我七岁;2007年嫦娥一号发送时,我十一岁。直播电视里酷炫的界面、热情的讲解,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航空航天的种籽。哈工大是在我国航天工程的摇蓝,今年高考以后,我将航天专业做为我的第一志愿。

奚瑞辰开展通讯卫星实验。(被访者供图)

大一那一年,我提交了入党志愿书,上边写出了对自身的赠言,也是对党和政府的服务承诺——“将来能在尖端科技为国家做出巨大贡献,为外太空送去一抹吊顶神器”。

2017年,哈工大优秀同学、探月工程项目第一任总指挥长栾恩杰工程院院士回校作了一场汇报,题型是《致广大而尽精微》,听得尤其用心。他教育我们要坐得住坐冷板凳,要時刻为国家、为中华民族抱有责任感和使命感。

从那以后,栾工程院院士变成我心中的偶像,鼓励我不仅仰望星空、心存中国国运,又要踏踏实实、追求完美精湛。

根据两年的技术专业学习培训,我愈来愈明显地意识到,航天工程是党和政府的重特大工作。当一个人可以将人生理想主动融进党和政府的工作里时,便会顺理成章地为基层党组织看齐,也更为坚定不移了我入党的决心。2017年11月,我变成一名中国共产党入党积极分子,一年后变为正式党员。这是我上学、追寻职业生涯中的一件大事儿!

奚瑞辰在磁自然环境手机模拟器中调节通讯卫星。(新京报记者杨思琪摄)

为了更好地离理想更近,我添加了哈工大紫丁香学员微结构通讯卫星精英团队,这支团队被称作“中国年青的航空航天能量”。我依次参加了鹤城二号、厦门一号、阿丝图等多个微结构通讯卫星的研发工作中。

对比于动则上百公斤的一般通讯卫星,微结构通讯卫星规格小、重量较轻,低成本、周期时间短,合适实行实验性航空航天每日任务,运用普遍。我的研究内容是通讯卫星姿势与轨道控制,我跟随师兄从基本模拟仿真系统学起,还通过自学了结构力学、总体设计、机械自动化等别的技术专业的专业知识。

通讯卫星航姿系统软件等同于通讯卫星的双眼和四肢,它的稳定性、可靠性及精准度是安全性航行和执行任务的关键确保,一切一个小难题都很有可能造成 致命性的常见故障。在通讯卫星调节环节,不管大白天或是夜晚,大家都守在电脑前面屏息凝视通讯卫星的情况数据信息,24小时轮着监控,害怕有分毫粗心大意。

奚瑞辰(左二)与同学们一起讨论。(新京报记者杨思琪摄)

因为毕业设计论文论文答辩、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等各种原因,我尽管参加了许多通讯卫星研发工作中,但从沒有来过通信卫星产业基地,自始至终在后才恪守,对盟军传出的数据信息开展解决。很多人跟我说,不可以亲临指导是否感到失望。我讲,航空航天人便是要特别能吃苦,尤其能作战,尤其能科技攻关,尤其能无私奉献。

奚瑞辰(右一)为同学叙述通讯卫星实验程序流程。(新京报记者杨思琪摄)

作为一名“95后”,一名年青的共产党人,我倍感这一时期给大家产生的自信心与荣誉,也倍感肩膀的重任与重担。我将再次在航空航天新项目和实践活动中学习培训新本事,在筑梦航空航天的道上撰写战火青春,持续为外太空送去醒目的吊顶神器。

新闻记者:杨思琪、马知遥

编写:廖翊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福建龙岩直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» 我的申请入党小故事|“95后”奚瑞辰:“赠给外太空一抹吊顶神器”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